说个小秘密吧
被诽谤我是神经病多年

被硚口区古田一路居委会某领导干部诽谤n多年。诽谤我是神经病。


因为居住并且户籍地址就在硚口区古田一路,生活中例如开证明之类的事情必须直接或间接的和社区居委会打交道,比方,有次上班路上和人有纠纷,报警,立案后,处理了好多天,我去了警局几次,其中一次,开始几个警察讨论我这个报案,后来隔了一天吧,再去,看到几个警察坐在办公区的沙发上,我在办公区的门口没有进去,一个警察看了我一眼和另一个警察说,"哦,社区的说是个神经病是吧"。连窗口的女警也一起抿着嘴忍着笑起来(这种场景我经历多了,多得都记不清楚了)…最后还是给我把案子解决了,过程就那样吧。

    只要像这样的事,我发现办事的都像hr做背调一样,打电话给社区的问我的相关情况,然后社区的必定告诉他们,我是神经病。

    说来话长,从我记事起,周围邻居包括亲戚,都说我妈妈是神经病,大概我二三年级的时候,问我妈妈:"他们为什么都说你是神经病?"我妈妈说:"是我爸爸写的~那时候下放回不来,就搞了个神经病的证明~才回来。"(老一辈有一部分人经历过知识青年下农村,很后来还知道我妈妈在小时候她父母离婚了,法院把她判给了她爸爸,那个年代的人是极少离婚的,可想而知,我妈妈小时候她爸爸对她并不好。)我就问了这一次,我妈也就说了这一次,再没有提过,但我一直记得。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论居委会甚至亲戚,哪管那些究竟哦。

   再者,古一小区本来就是职工福利房,周围的邻居都是我爸爸的同事,我爸爸的厂就是个运煤炭的体力活的国营厂,20年不涨工资。同事都只有初中学历,当时八几年,哪有居民隐私,居委会哪有大学生,都是些自身都没有素质的烂嘴巴的小人,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进的居委会。应该是我妈妈的档案、证明什么的转户籍的时候,那些人看到了晓得了,就到处传。再后来,我妈妈的工厂(国营)倒闭,那些邻居更幸灾乐祸我妈妈了。低端的人就是喜欢关心别人家里什么灾祸,什么收入,做什么工作。

    后来我长到初中高中,确实认为周围邻居还有这个居委会素质极低,有些冲突,当时也小,脾气大,和它们吼,吵…于是,你妈妈是大神经,你是小神经,这个定论就在它们的烂嘴里生根了。

   高二下学期我爸爸肝癌晚期一个星期就走了,火化没有一个月,当时我还在学校上课准备高考,回来发现家里多了一袋米一桶油和两版鸡蛋,妈妈说是居委会的人送的,还给她拿了一个奖状一样的东西拍了照。我气的把油和米和鸡蛋全甩到居委会办公室里,满屋乱丢,当时居委会门开着里面没有一个人。后来我要到了照片,撕了(后悔太冲动没有留下来当证据)。照片上,我家门口还拉了横幅,忘记横幅上写的啥,我妈妈傻傻的似笑非笑的拿着一个奖状一样的东西身体都没有站直,衣服邋遢,很明显被居委会的人当木偶一样拉着摆拍。

     而且当时距离我家正面不出5米的平房邻居,总之开了个打业务麻将的麻将馆,每天24小时三个电动麻将桌不停运行,赌客每天昂吼叫骂的闹通宵,闹了5年啊!!!我反复报警,开始警察一吼,它们就散了,后来警察不管了,也说我是神经病,再后来,麻将室的老板娘给警察送烟,而且我家不隔音,座机打电话麻将室都能听到,一报警,它们就解散,警察扑空,怀疑我报假警,警察一走,又开始闹。再后来我到小区门口的公用电话机(以前路边很多插卡电话机)报警,小区门口的小卖部一对老夫妻(它们的女儿在居委会工作),听到我报警就立刻给麻将室打电话"喂!她报警了",真真切切,我刚报警,就看到那老头拿起电话通风报信。

    后来我被麻将室的打了,在路边我哭着报警,接电话的女警要我回家,就是不说出警,我打到出警的公安局电话,接电话的警官吼我,说要我去立法,法律管不了。我妈妈一直在家里,看我肿着脸回家,只说要我不要出去闹事…

    以上这些更坐实了我妈妈是大神级我是小神经。

    还有一片净土,我的各个阶段的同学,朋友,老师,同事再没有碰到一个人说我是神经病,只有粘到古田一路居委会才会说我是神经病。

    相反,因为读书时候成绩还可以,得过一部分奖状、一次奖学金,大部分同学老师对我态度还可以,人无完人,也碰到过对我不好的老师和同学。记得有个英语老师打同学,骂同学,教了一年,换了个党员英语老师后,我的英语成绩提高了。

    再后来工作,做到主管,完成项目我都是主力。没有背景关系,全凭本事。

    去年我家被强拆,签的空白拆迁协议(5份全在拆迁办,我手上没有),过程不累述…还建到一个新小区,办理相关手续,反正最后办了一部分,因为我提前两天打电话咨询过,明确说了手上没有拆迁协议,报过姓名和地址,今天来,看到里面的办事的一个女的,在给我办理的过程中,看了下屏幕(可能里面有认识我的给她电脑发了个信息),然后对着她对面的一个女的说了句"是个神经病?!",最后给我办理的单据还把我名字打多了一个字,还好我及时发现,重新又打印了一遍。

    我也是网上查到,这里四期属于东西湖区,三期属于硚口区,我在三期。我还以为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属于东西湖吧。

   换了新的生活环境,依然摆脱不了我是神经病的诅咒!

   现在想想,在网上也看了这个小区和这个居委会的利益纠纷的公开的判决书,说明我爸爸的厂和这个古一居委会有一定利益瓜葛,当年所谓的业务麻将,我也不知道什么业务,各种事情,卑劣的居委会烦我打扰它们打麻将,烦我举报它们拆迁贪污,我哪里有他们贪污的证据,签空白合同不就是贪污吗?!写的举报信从市里打回区里解决,我问我就是举报硚口区贪污,你还要硚口区自己解决?!怎么可能解决呢,回访人员说这是他们的流程,问题不能越级解决,我呵呵了。它们里面关系怼实啊。


06月23日12:28:13 1

精彩评论

  • 访客
    访客 来自:广东 2022-06-23 12:47:02  回复

    不容易啊,这种除非闹大到上级部门,一般会小事化无。拆迁值得花这个时间,如果只是被污蔑的话,也不必和他们太计较,不如专注于更多开心的事

本文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点评 -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