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小秘密吧
1月20号回老家过年大扫除有感

1月20号有感

过年回老家大扫除,妈妈将柜子里尘封已久的玩偶拿了出来,清洗干净。一个是我都忘记了年月的小熊,只记得他曾伴我许久,不记得他从何时就在,另一个是清晰记着的小狗,小时候因为肺炎住院,眼馋隔壁病床小孩的钓鱼玩具,央求着爸爸也给我买一个,爸爸去看了,说买完了,于是我便有了小白狗,随之而来的还有布娃娃,可是她已经在某次的大扫除中不知所踪了。

本来是件寻常小事,直到今天晚上,爸爸将他们两放在了我的床头,说:“就让他们两陪你睡觉。”那时只笑一笑便过去了。

可是躺在了床上,伸手去抱住他们的时候,眼泪就掉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大概哭就是想喜欢一样没有理由,又想了想,也许是有的,但喜欢是纯粹的是直接明了的,哭是复杂的,眼泪参杂了太多的情绪,让人无法形容。

我问我的爸爸妈妈:“小熊多大了啊?”他们说,和我一起长大的,我多大他就多大。爸爸问我为什么不问小狗,我说:“我都记着呢”他夸我记忆力真好,我没再说话。

小熊右耳受了伤,脖子光溜溜的,十几年的围巾不见了踪影,我问妈妈,妈妈说:“你没拿去洗,丢了。”我很想哭,我也确实哭了,是我犯的错,他没有了围巾,爸爸说:“你回头随便围点啥就好了。”我没再说话。

小狗的毛发依然,一针一线里有着我看不懂的细闪,亮亮的,嘴巴是固定的微笑,弧度也不曾有一丝改变,他的鼻子翻了身,我将它翻转过来,好似从前。

他们不知道我哭了,我的语气也只是寻常。

他们变了吗?我不知道。我变了。

2023-01-20 23:27:41 1

精彩评论

本文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点评 - 欢迎您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随机推荐留言评论用户中心搜索秘密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