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小秘密吧
我的初恋,像小说的情节,却又那么真实得发生在我身上。

我的初恋,像小说的情节,却又那么真实得发生在我身上。


很迷茫,不知道是高中时代的遗憾和不甘心还是我现在依旧喜欢着他。我高中时代休过一年学,休学的原因在明面上和口头上是因为家中变故(这个变故倒不至于让我选择休学),而实际的原因只有我一个人知晓,又或许我父亲也知晓,是因为一个男孩。


前段时间,企鹅列表沉寂已久的头像闪动,“我回国了”,我的心一下子被提了起来,随后便是沉默,看着这条消息与上条消息的时间间隔,原来我已经将近六年的时间没有和他联系了,如若以前,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回他“知道了,要接风洗尘啊”,但这次我没有回他。


思绪被拉回到了我的高一时代。


我和他,高一时被分在同一班级。刚开始,我们如同两条平行线,彼此间只知道班上有这么一个人,班级花名册上有这样一个名字。和他的交集是在某次月考之后,我和他进入了高中课程的学习后,都严重的出现了高中生的普遍现象,就是偏科。他的物理成绩居前列,而我的语文成绩居前列,彼此薄弱的科目都是对方的强势科目,在“一对一帮扶”的教学方法下,我和他成为了前后桌,两条平行线开始出现轨迹偏移,走向相交。在这种教学方法的作用下,我们两桌四人成为了无影不离的朋友,一起涮火锅,一起看电影,一起走南闯北……。青春期也总是带着对异性的好奇,我和他的关系不知从何时开始走向了变质,或许是觉得电影无聊靠在他肩上睡着时,或许是因为体寒冬天他会常给我打热水给我,让我握在手中取暖时,也或许是彼此之间的小习惯被对方记住时……六年的时间里每次和同桌聊起四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会感慨说,“我那时真磕你和(他的名字),还想做你们的伴娘,虽然你俩没在一起,但差不多都快把情侣之间干的事都干了”。她在前几年会一直追问我那年为什么会选择休学,她无疑是了解我的,这样一个性子要强的人不到迫不得已是怎么也不会选择休学的,但我对此仍然闭口不谈,久到后面几年她再也没提起过。


高一那年的暑假过后,进入了文理科分班,我喜文,他喜理。为了能再在一起,我做了一个令身边人都震惊的决定——我放弃了一个喜欢,奔赴另一个喜欢,我选择了理科。这一次,我们没被分在一个班,因为我的理科成绩在校排名不足以达到他所在班级门槛,但我和他还是延续了以前的一对一,只是那一年的我能和他一起的时间似乎、大概有点短。某一天晚自习过后,送我回宿舍的路上,他牵我手了,问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我望向他,他的耳垂红红的,很可爱,当我正要回答可以的时候,本年级的教务处主任便出现在我们后头,:“早恋,哪个班的?”对,就是这么倒霉,我的早恋生涯还没开始,就已经被斩落在了它发芽的前夜。第二天,我们就被叫了家长。而这一天我看到了我这一生都不愿意再次见到再次想起的场景。他的家境很好,未来的路都被规划的很好,在家长还没来的时候,他班主任单独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他以后是要出国的。”其余的话也记得不太清了,大概也就是让我和他保持安全距离。他爸是一个商人,我站在我爸身旁,低头看着脚尖,听他班主任对我的冷嘲热讽时我没哭,但听着他爸对我爸的言语贬低后我的眼泪掉了下来,在这一整个过程中,我爸一句话没说,一直在保持沉默。当我抬头看向我爸时,我读懂了他看向我的眼神,那是一种内疚,那是一句没说出来的言语“爸能力不够”,那时的我很懦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只知道“我错了”。从来到学校到离开学校我爸只说了一句话,“不要跟那个男生提他爸说的话。”


那天之后没多久,我家便发生了变故,在两重的击打下,我选择休学一年,离开时只通知了其他两人,没有和他说。对于他,那时的我是有些许失望的,家长们在谈话的时候我知道他在楼梯口,并且一字不落的听完了,我厌恶他的逃避。后来听我同桌说,他在我离开学校的一个月左右就出国留学了。我和他好像又回到了两条平行线的时候,六年过去了,我也逐渐明白了,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埋怨他当时的不站出,在那样的一个年纪,如何能有底气站出来和他爸争辩,我做不出他也做不出,所以,我释怀了。


直到今天,我还是没有回那句“知道了,要接风洗尘啊”。

09月16日07:49:07 1

精彩评论

本文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点评 -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