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小秘密吧
我瞒着所有人,偷偷回了母校一趟。

我瞒着所有人,偷偷回了母校一趟。

在校门口徘徊良久,才鼓起勇气踏入这所,曾蹲在地上吃了三年饭的学校。


门卫大叔倒是尽职,警惕地问有什么事。


毕业十多年,门卫大叔早已不是当年那个。

读书时的门卫大叔,总是板着个脸,训斥起学生来,总是不留情面。

自然惹得许多学生记恨,恨屋及乌,于是把气撒在他养的宝贝斗鸡身上,偷偷去喂它辣条。


我笑了笑,说自己是毕业十来年的学生,想进去看看。其实我是害怕被拒绝的,毕竟对于这座学校而言,我已然算作外人。

幸好,他同意了,还热心地陪着我一同闲逛。


当年的老师,大多也都调离了这所学校。

只有当年的班主任还在此处,以前他长得十分清秀,许多女生私底下还夸过他帅。如今看人物栏上的照片,多了几分老态。

岁月,还真是不饶过任何人。


走在校园,回忆的片段不断闪烁而过。

树下花坛,是弹跳棋的绝佳所在,里面总是坑坑洼洼的,那是特意挖的陷阱,用来提高游戏难度。

在教职工宿舍前,有一片泥巴地。夏初,会有很多知了,从地里钻出来。于是我们就凭着小树枝和手,掘地三尺,丝毫不顾及指甲被磨平,只顾寻找那还未出土的知了幼虫。


如今花坛里却是平整得出奇,那排房子前的泥巴地,成了水泥地,摆上了几张石凳。

大抵现在的学生,有了不一样的乐趣。


拾级而上,以前觉得宽阔的楼道,现在走来,却是觉着拥挤了几分。

当年的教室依旧亮堂堂的,被崭新的课桌椅整整齐齐的填满。而当年那既掉漆,又掉木屑的木头桌椅早已不见踪影。

比起当年,环境好得太多。


大叔说新修了一栋食堂,学生再也不用自己拿饭盒带米蒸饭。

想起当初,与小伙伴争着当席长打菜,食堂就在宿舍一楼,菜谱大多都是炖白菜,老南瓜,海带等,再夹带一点点的肉。

没有就餐桌,我们就捧着饭盒,三五成群地蹲在地上吃,大口大口的吃。


墙边,那长满绿草的,在上面打滚摔跤了三年的小土坡,如今变成了小小的足球场,还铺上了人工绿草皮,却依旧是打滚摔跤的好去处。

无比嫌弃的煤渣跑道成了水泥跑道,而学校的篮球场还在原处,五年级的篮球赛,我就在这里,投进人生中第一个比赛两分球。


今日的故地重游,拍了许多照片用来留念,又见校园变得如此美好,培育出越来越多的学生。

心满意足,大可放心地离开。


所以,迈出校门时,我不曾回头。

我想,她肯定也希望我不要沉迷在儿时的回忆,贪那一时欢愉。


有道是:追风赶月莫停留,平芜尽处是春山。

我的人生啊,在前方,不在身后。

08月29日08:20:48 2

精彩评论

本文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点评 -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