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小秘密吧
小狼的emo一刻

距离上一篇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很庆幸三个月来没有遇到太过烦心的事情,无非是复习不顺或者论文难产,都是自己可以克服的,现在得写一点克服不了的,缓解一下心烦的情绪。


上个月母亲被人骑三轮撞倒了,身上有多处擦伤,父亲在隔壁城市(大概两小时车程),因为疫情也回不来。母亲当时吓得够呛,话都说不利索了,还好还能给我打个电话让我过去。我大学刚毕业,在家复习二战考研,到了现场我也懵,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啊,不知道怎么处理,看我妈身上流血,就想着赶紧先上医院,肇事者流里流气的,又高又壮的大黑胖子,说实话我心里也有点杵。肇事者开车送我们去医院做了检查并支付了所有了费用,还主动要求给开点药啥的,到这里看着还行是吧。第二天检查结果全部出来,X光,CT都没事,核磁显示半月板、韧带啥的也都没事,只是擦伤,但是因为膝关节水肿,有核磁影像一小块看不清,医生说不定下定论,要求消肿后复查才能下结论。


看着结果都没事,我妈才让我给我爸说了一声,一开始不说是怕我爸干着急。我爸说应该报个警,那我就跟肇事者说呗一块报个警定责。然后肇事者说他报警了,我说那我要一份定责的文件。(原来他想把事故挪到他那辆汽车上,然后走保险,但是这事也没办成)肇事者跟我说当时没有拍照片,警察调取监控发现被树挡住了看不见,没证据定不了。说需要这几天问问附近的商店监控看看有没有拍到的。我也不知道咋处理,问我爸咋弄,我爸说那就先这样吧。


后来保险走不成后,肇事者态度马上变了。我们要求半个月后复查没事,这就算了了。但是肇事者觉得就是擦伤没必要复查,提出给五百块钱,我跟他争了半天之后,同意先观察看看。


昨天开始跟他说准备去复查,肇事者就很不耐烦了,说就五百块钱,要了要,不要的话爱走啥程序走啥程序。跟我爸说了以后我爸就发火了,说当时让你们报警为啥不报警。那不是当时你说的那先这样吧么,我哪一步不是按我爸说的做的?


现在对外跟肇事者也没谈拢,对内,家里人又开始自相矛盾,学习上考研复习也不太顺,想发一篇SCI发现英文写作真不是太容易,第一篇SCI可得花时间打磨呢,各种事情堆在一起,好烦。


觉得自己挺无能的,我妈碰上这种事,我也不会处理,我要是现在挺有地位或者挺有钱的,应该就不会这样了吧。但是我又觉得,家里没人了吗?这种事情最后怎么会怪在我头上?不幸中的万幸是,我妈99%的概率是没啥事,只要人没事,别的啥都好说吧。


下午我爸要回来了(行程码取消星号了),估计得好好吵我一顿,我也不知道该说啥,唉,生活不易,小狼叹气。


(写到这想起我爸这种前后不一的事挺多的,我高中毕业准备上大学时候,问他啥时候买火车票呢,他说不急等他告诉我时候再买。然后他忘了。。骂我为啥自己的事不上心。迁户口时候我说不用往学校迁没啥用,他说锻炼锻炼办事能力,迁了,毕业发现不好往回迁很麻烦,又骂我当时为啥要迁走。。)


07月06日14:30:08 0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